家(1)


并非终局:别的却也没有更多。
甜蜜的夏与粗粝的冬
我都爱过,还有友谊与爱情,
人群与独处:

但我明白它们:我并非累了;
它们的意义我都明白。
现在,我会再一次
回家。可我该怎样返回?

这是我的伤悲。那片土地,
我的家园,我也从未见到;
没有旅行者谈起过它,
纵然他走了那么远。

可我能否发现它?
我害怕在那里我的欢乐,
或我的痛苦,是梦想着回到
这里,回到过往的那些事情。

记忆之病,虽然轻微
却难治愈,
带来更糟更混杂的剧痛
甚于回忆那些美好

不:我回不去了,
即便能回我也不愿。
直到失明降临,我必须等待
并且无视那些不美好。


作者
爱德华·托马斯

译者
照朗

报错/编辑
  1. 最近更新:照朗
  2. 初次上传:PoemWiki
添加诗作
其他版本

PoemWiki 评分

10.03 人评分
轻点评分 ⇨

评论

  1. 读睡君1年前

    我在《🌔 思忆之病轻微,实难治愈》  https://mmbizurl.cn/s/wqAlBTd0a  这篇公众号文章里提到了这首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