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


你们一提到我,我就出现,这样的不朽,
历史上无人能比。你们尽可在舞台上
把我塑造成白脸的奸雄,但我绝不是
被时势玩弄于股掌间的小白脸。

不相信正统之类昏话的人也常骂我,
说我在徐州杀人太多,可那是复仇,
兔子复仇只能咬断一根树枝,老虎
却要在森林里搅起一场风暴。

其他时候,我自认是仁慈的,从没
像项羽那样把屠城做成了饭后必备的
甜点。什么,吕伯奢?那件事啊,
触动不了我的良心。误会是有代价的。

假如他不是想杀猪,死的就是我了。
兵荒马乱,总得小心提防才好。至少,
我不像刘备,知道吃了人家老婆的肉,
却没立刻呕吐,还夸主人懂得殷勤。

那越过了底线。杀人是人做的事,
吃人却是兽做的事。杀错一个人,
我不会放心上。统一天下,泥沙俱下,
救民于水火,总得误杀一些好人。

只能怪他们的生辰八字。雄才大略的人
若在这些地方纠缠,不就成了刘表之徒?
我甚至会预防性地杀人,斩掉那个
替我盖被的倒霉士兵,以断刺客的念想。

但我也很浪漫,大战前还能横槊赋诗,
不是像古人背诵诗经里的现成句子,
而是自己的即兴之作。月明星稀……
你说接下来我在华容道却很狼狈?

在死的缝隙间偷生,哪能不洒脱一点?
写诗总比刘备种菜、诸葛亮赖床、
姜子牙钓鱼更有气质吧。说真的,
除了打仗,我最喜欢的就是才华。

不是攻城掠地,不是安邦定国,
而是对酒当歌的文采。孙权身边可有
这么多诗人?我垄断了建安的辞藻,
王粲,刘桢,还有才高八斗的植儿。

丕儿还会写七言呢。生子当如孙仲谋?
植儿是任性了点儿,丕儿是奸诈了点,
哎,那是因为冲儿没了,那么小就会称大象,
若他还在,我们的战船已经占领长江。

刘备一打败仗就抛妻弃子,我打仗
从不带老婆,也不学孔明娶一位丑女
来证明自己的高义。我欣赏美人,怜惜美人,
攻下邺城,我第一件事就是见甄氏。

我为什么修铜雀台,大家都听说了吧?
谣言不是虚言,我真的梦想和大小乔
流连其上。想到周瑜,他还是有情调的,
音乐也是和诗相通的嘛——我最后悔什么?

不是放走了刘备,也不是提拔了司马懿,
而是没能再次擒住关羽。我想看他的红脸
会不会更红,就像在华容道,我一边
替自己的命捏汗,一边欣赏他的表情。

身处危险之内,心处危险之外,这就是我
成功的秘诀。我既没有陷入现实的泥沼,
忘掉了诗人的本分,也没像后来的宋徽宗,
把生活过成了艺术,我开国,不亡国。


作者
灵石

报错/编辑
  1. 初次上传:有糖
添加诗作
其他版本
添加译本

PoemWiki 评分

10.01 人评分
轻点评分 ⇨

评论

  1. 暂无评论    写评论